雀雀/郭書瑤詮釋宅女小紅 「何百芮的地獄毒白」另闢蹊徑

雀雀/郭書瑤詮釋宅女小紅 「何百芮的地獄毒白」另闢蹊徑

孫可芳(左起)、郭書瑤、阿Ken、鍾瑤主演「何百芮的地獄毒白」。圖/彼此影業提供

6吋USB充电式风扇省电静音

金鐘獎公佈新規章,共13集、全劇300分鐘左右的HBO GO臺劇「何百芮的地獄毒白」無疑是受到最大震盪之一的作品,該劇從過往規章裡所分類的「總長480分鐘以下的迷你劇集」類別,一下子量級升等、成爲新規章裡定義「10集以上」的連續劇類作品,將與「有生之年」、「最佳利益」和「美食無間」等長劇一起競逐戲劇節目獎。

這也使得女主角郭書瑤將與楊貴媚、楊麗音、宋芸樺、簡嫚書、賴雅妍,甚至是她在「何百芮」裡的閨蜜孫可芳成爲金鐘59的影后競爭對手。

郭書瑤飾演的角色原型正是網紅「宅女小紅」。小紅屬於部落格時代,擅長用垃圾話描述生活、感情瑣事,總能在正經語調中布梗,語法國臺交雜,加上她總戴着大鼻子眼鏡示人、強烈的冷麪笑匠形象,將人生負能量轉化爲網路正能量的創作歷程,着實適合翻拍成戲劇作品。

再 娶 妖嬈 棄 妃

但宅女小紅是因失戀爆紅,故事不可能像九把刀把初戀拍成「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」、也非厭世姬把選舉工作經驗寫成「人選之人」,反而更像臺版「酒鬼都市女人們」只是把酒換成了麻辣鍋、然後再經營以臺灣喜劇的節奏,成了另闢蹊徑的「何百芮的地獄毒白」。

为年轻人有屋住请命 林伯丰提住房政策五建言

劇集裡沒有流量密碼或爆紅秘訣可供參,何百芮與「艾蜜莉在巴黎」、「絕世網紅」一樣,都是因被名人追蹤而爆紅。所有爆紅網紅背後故事都代表着社會市井常民的某種心聲,這個以「罵前男友一戰成名」的網紅其實擁有不可思議的傳統婦女價值觀:例如她的理想人生是一輩子安分當社畜、有房有婚可以結,然後增產報國人生無憾。偏偏這樣的夢想實踐起來卻好像很難?最後,何百芮會玩起社羣、不小心引起共鳴,其實也只是當代人都需要偶爾在網路世界一起取暖而已。

瑤瑤詮釋「何百芮」時把這份平凡人追求幸福的撞牆期做出了沉浸式演出,像不像小紅是其次,畢竟就連小紅本人,也跟她的公衆樣貌相差太大。但不論是「只想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安身立命、外面的世界不要來打擾」的臺灣女孩生存法則,或者是「不介意自己的社會價值被當成茶餘閒聊的配飯劇」的悶騷幽默感,與小紅總愛強調的真實自我是無異的。而這自嘲的境界其實頗高、有點飛遜。

既是喜劇體質,專業丑角不可少。阿Ken、張睿家彷彿交換了戲路,前者正經演起癡情姐夫、鬆弛有度自帶喜感;後者致敬馬景濤不遺餘力;且與一般戲劇裡的陪伴型人物或渣男角色所相比,阿Ken所帶來微妙的溫馨暖力,以及張睿家秀恥度的誠意與趣味,不啻爲臺劇帶來更多想像力與新鮮感,令人眼睛一亮。

王丽雅 夏嘉璐 魏华萱母亲节挑战铁人三项